官方微信
【原創】青年汽車 “告危”
青年汽車 文章來源自:高工電動車網
2019-11-20 09:25:53 閱讀:1368
摘要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杭州青年破產程序。

曾因“水氫發動機”而出名的青年汽車集團“告危”。

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網發布一則公告顯示,因杭州青年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條之規定,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杭州青年破產程序。

640.webp (1).jpg

破產文書顯示,管理人對杭州青年的資產進行分配,在優先清償工程款優先債權及對特定財產享有擔保權的債權后,可供分配破產財產總額為2.14億元,其中扣除破產費用、共益債務691.69萬元,職工勞動債權92.27萬元,稅款25.34萬元以及應繳納社保款60.54萬元后,用于普通破產債權清償的金額為2.05億元,債務清償率為28.47%。

除了杭州青年汽車被裁定終結破產程序,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同樣于今年6月被法院裁定終結破產程序。

以上兩家公司,均是曾在今年5月份因為“南陽水氫汽車”事件而備受關注的青年汽車集團下的兩家公司。與此同時,據悉,作為“水氫發動機”研發制造企業,金華青年汽車的狀況也不樂觀。天眼查數據顯示,金華青年汽車涉及30條被執行人信息以及54條失信信息。

同一年,旗下兩家公司先后轟然破產,另一家子公司到現在還深陷信譽泥潭。青年汽車處境堪憂。

事實上,這可能只是青年汽車集團龐大的產銷體系開始潰敗的一個開端。

據不完全統計,青年汽車集團共有55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25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法律訴訟多達106起。其中僅2019年,青年汽車集團就共涉及六條被執行人信息,執行標的超7.1億元。青年汽車集團的實控人龐青年,自2018年7月以來已26次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費名單。

青年汽車集團岌岌可危,危的不單是資金問題,還有商譽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8月,青年汽車集團與鄂爾多斯市當地政府簽訂投資協議,并承諾在鄂爾多斯投資瑞典薩博汽車AB項目。協議約定,如果青年汽車集團能滿足相關投產要求,將能獲得鄂爾多斯市配置的煤炭指標。

接著,青年汽車集團將煤炭指標轉賣給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然而,青年汽車集團沒有成功收購薩博汽車,也未能獲得煤炭指標。最后,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向警方報案,并指責青年汽車集團的行為屬于詐騙。

這還只是青年汽車集團發展史上的一個小片段。

青年汽車集團還與泰安、濟南、鄧州、如皋等地都簽署了合作協議。但是讓地方政府沒想到的是,多個項目都折戟了。泰安項目以停產收尾,濟南項目青年汽車賠款5.3億元,石嘴山項目青年汽車被曝圈錢10億跑路。總之,留下糾紛不斷。

青年汽車集團也曾將“希望”放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但同樣不順。2017年2月,工信部曾針對新能源汽車騙補企業開出罰單,龐青年旗下的金華青年汽車遭到了行政處罰,隨后該公司申報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的資質遭到暫停,相關騙補產品的生產資質也被取消。

這些都一一加劇了青年汽車集團的生存危機。

由于債務拖欠等種種因素,青年汽車集團也曾被請求破產。此前海寧市資產經營公司以青年汽車集團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對青年汽車的破產清算申請。

今年8月底,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海寧市資產經營的申請,認為青年汽車部分核心資源仍具備運營價值,不存在資產完全不能變現的情況。雖然存在一定的清償困難,但并不是沒有清償債務的可能。

不久后,陷入困境中的青年汽車迎來一筆“救命錢”。10月,工信部發布《關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情況的公示》顯示,金華青年汽車將獲得約1.18億元的新能源補貼。

但是,1.18億元對于官司纏身的青年汽車集團而言,仍幫助有限。

浙江省海寧市人民法院在今年8月發布的一則執行裁定書中稱,被執行人青年汽車集團和浙江青年乘用車集團有限公司因經營不善,負債較多,且絕大部分財產已設置抵押、質押,無處置價值,目前已凍結被執行人的銀行賬戶,并繼續凍結被執行人青年汽車集團持有的金華青年汽車全部股權以及相關股息、紅利。

目前盡管法院基于種種考慮駁回債權人破產清算申請,但如果不能盡快化解債務危機,雖然青年汽車集團還能在市場中暫時勉強存活,但這家公司最終仍難逃出局的宿命。

此文章有價值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返回頂部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