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創】云內動力入主藍海華騰 開啟汽車零部件整合“新樣本”
藍海華騰| 云內動力| 電控 文章來源自:高工電動車網
2019-10-22 09:21:13 閱讀:1322
摘要藍海華騰與云內動力的合作堪稱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整合新“樣本”。不僅解決了藍海華騰亟需的“資金”難題,同時也讓云內動力快速切入新能源汽車領域,提供新的業績增長點。

傳統發動機+新能源汽車電控=?

10月20日晚間,藍海華騰公告,公司實控人邱文淵、徐學海以及公司股東姜仲文、傅穎、時仁帥、黃主明、華騰投資、中騰投資等,與云內動力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合計將持有的藍海華騰18.15%股權作價5.51億轉讓給云內動力。

交易完成后,藍海華騰的控股股東將變更為云內動力,實際控制人也將變更為昆明市國資委。

上述合作的背景是,國內傳統車市寒冬,出現連續12個月銷量下滑,這種下滑向上傳導至傳統零部件企業,業績大跳水、裁員、代工、關廠成為一種“新趨勢”,零部件企業亟需尋找新的增長點。

有媒體統計的75家汽車零部件企業上半年業績中,超7成凈利潤下滑,這其中11家降幅竟超100%。云內動力2019年上半年凈利1.47億元,同比下降16.51%。

新能源汽車領域,6月25日補貼正式退坡,新能源汽車連續在7月、8月、9月出現負增長,倒逼零部件企業降本增效。此外,零部件企業回款周期長導致營收賬款高企,資金鏈全面承壓,大部分零部件企業都在“苦熬”。

在此背景下,業內人士直言,云內動力與藍海華騰的結合可謂“互惠共贏”。

于藍海華騰而言,“單打獨斗”的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供應商不僅承受巨大的資金壓力,在新客戶的開拓上競爭力薄弱。引入控股股東云內動力不僅解決了“迫在眉睫”的資金問題,同時借助云內動力在燃油車的動力系統技術、市場、資源等優勢順利開拓新客戶。

藍海華騰2017年開始業績頻頻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凈利潤更是直接虧損,而藍海華騰面臨的問題正是國內大多數零部件企業的難題“掙錢難”。此外,補貼退坡倒逼產業鏈降本增效,加上回款周期長應收賬款高企等,包括藍海華騰等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企業正在經歷一場“資本劫”。

于云內動力而言,收購藍海華騰股權直接掌握電控核心技術,加速電動化轉型,補齊其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業務短板,形成燃油車發動機+新能源汽車電控的核心主業,進一步提升其在汽車核心零部件領域市場占比。

云內動力董秘辦透露,收購藍海華騰旨在掌握新能源汽車核心技術電控,并與自身業務形成協同效應。此外,云內動力2017已經收購了汽車電子供應商銘特科技,涉及充電樁支付領域,并且云內集團也已經在純電動、插混、氫燃料電池等多領域有布局。

高工電動車獲悉,另一家發動機生產企業玉柴動力同樣看好新能源汽車,將未來5年新能源能力銷售額目標定為35億元,并重點研發涵蓋IE-Power、e-CVT和集成式電驅動橋總成、燃料電池系統四大業務方向。

多位業內人士直言,藍海華騰與云內動力的合作堪稱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整合新“樣本”。不僅解決了藍海華騰亟需的“資金”難題,同時也讓云內動力快速切入新能源汽車領域,提供新的業績增長點。

資金承壓  藍海華騰的“無奈”

藍海華騰是國內掌握電機驅動系統核心控制技術的企業之一,電控產品主要有同步/異步主驅動電機控制器、ISG/BSG 電機控制器和油泵/氣泵輔助控制器等及定制化的多合一集成式主驅動、輔助控制器以及驅動系統等,廣泛用于純電動商用車、乘用車及混動動力車型。

在2016年上市后其業績開始走下坡路,2016年營收凈利潤翻倍增長實現營收6.78億元,但2018年營收降至4億元,而凈利潤由2016年的1.55億元下跌至2540萬元,比2017年同期下降79%。

到2019年情況進一步惡化,前三季度凈利潤由盈轉虧。在營收2.28億元的情況下,凈利虧損8891.9萬元,同比下降673.9%,降幅近7倍。

針對前三季度的業績虧損,藍海華騰表示,主要系第三季度計提9730萬元資產減值準備影響:對投資的瀚謨新能源計提資產減值6750萬元、營收賬款及營收票據計提壞賬準備2150萬元、對其他應收款計提壞賬準備830萬元。

持續下滑的業績與藍海華騰新能源汽車電控業務表現息息相關。2016年2018年,藍海華騰電控業務收入由5.55億元對半下降至2.75億元,營收占比也從82%降至68%。2019年上半年情況進一步惡化,該業務營收只有7000萬元,營收占比進一步下滑至5成。

補貼退坡及大環境影響,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企業承受業績及資金的雙重壓力。藍海華騰在半年度業績報告中直言,公司對部分回款較差的客戶采取了控制發貨,因此對電控產品銷量造成一定影響。

不止藍海華騰,包括大地和、匯川技術、陽光電源、英威騰等多家新能源電控企業業績出現大幅下滑,應收賬款高企。其中英威騰半年度凈利潤虧損1084.3萬元,同比下降111.26%,應收賬款8.45億元,占總營收的比例近8成,占總資產的25.61%。

上述電控企業業績變化只是眾多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供應商業績承壓的一個縮影。如比克電池近期針對眾泰汽車拖欠其貸款6.21億元事宜,對其再次發起訴訟并要求凍結超400萬資產。知豆的動力電池供應商天豐電源2018年凈利潤虧損9673萬元,其中對知豆電動車的違約貨款計提壞賬準備約 1.09 億元為虧損主因。

多位業內人士直言,藍海華騰此番引入控股股東云內動力可謂明智之舉,不僅獲得云內動力及其背后國資背景的雄厚資金支持,同時也能導入云內動力在傳統內燃機客戶在新能源汽車業務領域的資源,加速新客戶開拓。

GGII分析,后補貼時代零部件供應商優勝劣汰,“挺住”意味著一切。企業只有深扎技術,降本增效生產出“高性價比”產品,并保證資金鏈安全,才能在這場生死存亡的淘汰賽中活下來。

此文章有價值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返回頂部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